• 那少年的發絲又軟又卷

    木橘子

    短篇已完結38.14萬

      江城高中的學生都震驚了,因為他們學校大名鼎鼎的校霸竟然乖巧地坐在剛來的轉校生旁認真的學習!   哦買嘎的!這個世界玄幻了!   那天,高二七班來了一位轉校生,漂亮又受歡迎,聽說還是個學霸,怎麼會有這麼優秀的人!但是!為什麼坐在後面一直都無所謂的校霸總是有意無意地想引起這位轉校生的注意!   安辰專門露出脖子上的項鍊從平詩畫旁邊經過,是走的太快看得不清楚嗎?再走一遍,是沒注意嗎?再走一遍,怎麼還沒認出來嗎?再走一遍!   “詩畫!你怎麼還沒認出我!”安辰氣憤地撐着雙手按在相隔的兩個桌面上,委屈地怒視着坐在闆凳上的平詩畫。   平詩畫冷靜地伸出手,揉揉他那又卷又軟的黑發,還是像以前一樣舒服。   周圍的人倒吸一口氣,完了!校霸最最最最最不喜歡别人碰到他頭發了!上次有人不小心碰到,被狠揍了整整一個月,但是!但是她竟然揉了!天呐,為什麼校霸好像很享受的樣子!   “我認出你了啊。”平詩畫好笑地看着面前晃蕩的項鍊,這可是她媽媽生前送給她的生日禮物呢。   “哼!我就知道。”   衆人無語地看着這位異常傲嬌又聽話的校霸,紛紛感歎,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一物降一物?   【傲嬌又别扭的校霸小狼狗?溫柔又腹黑的學霸禦姐,我們曾經一起面對生死,一起經曆病痛的折磨,如果能健康地活下,在看到對方時一定要第一眼就認出哦!且看學霸禦姐怎樣調教惡霸校草?】

  • 偵婚之警花妙探妻

    情雪凝钰

    短篇已完結42.68萬

      W市,周日。   初冬的早晨,陽光明媚。   童心穿着居家的寬松毛衣和藍色牛仔褲,安靜地坐在“Polo”咖啡館内,靠窗的位置。   卡其色的高領毛衣,在日光的映照下,顯得格外溫暖。   幹淨的臉龐,脂粉未施,卻依然唇紅齒白,流露着青春的朝氣。   若是不明言,隻怕沒人會把她和“警察”這個職業扯上關系。   連着叫了幾次續杯服務之後,她懶懶地打了個哈欠,看了眼牆上的挂鐘,心裡略有不快……

  • 原來我鄰居是大神啊

    半阙長歌

    短篇已完結28.19萬

      【都市溫暖治愈系,這個冬天,讓我們暖暖的。】   “是你?”   簽售會上,安婧抱着書,驚愣不已。   誰能告訴她,當紅白金作家、被譽為靈魂寫手的柏川大神,竟然是她六年前的鄰居!   “這就是偶像劇的開頭啊!”閨蜜興奮。   然而,中間隔了五年的時光,誰又還在原地?   *   記者采訪柏川大神,“您今年最大的心願是什麼?”   男神答:“找到故事裡的那個女人。”   而現在,故事裡的女人站到了他的面前。   “好久不見。”他說。   *   她以為的偶遇,不曾想是他五年的拼命追逐。

  • 菜鳥戀愛守則

    繁夏輕歌

    短篇已完結24.65萬

      【甜寵,1v1,大bossPK小菜鳥,小逗比挑戰老司機】   中夏公司一直存在着兩大謎團。   1、品貌非凡如總裁是否還是單身。2、空有其表如冉檸究竟是怎麼進到這超一流的大公司的。   而後有一天,這兩個謎團忽然同時解開,整個公司沸騰了!   ——   冉檸最近有點慌,她不知道除了頂着個“妖豔賤貨”的罵名外,到底是什麼時候學會吹牛這個技能的?!    【情景一:】   妖孽男:“聽說你們公司一個小丫頭揚言上過你?”   偌大高密的實木老闆桌後,季之夏薄唇微勾,“眼光很好,志向不錯。”   “啧,沒想到你好這一口!”   季之夏淡笑不語,除了光說不練假把式,其他都很好。   【情景二:】   某年某日,季大BOSS忽然心血來潮,“知道我為什麼留你在中夏嗎?”   冉檸頓時後背一僵,神情一肅,“總裁您有伯樂命,天縱奇才,能掐會算!知道小的有朝一日絕對會成為中夏不可或缺的人才!”   大BOSS斂了笑,“好好說話。”   冉檸閉上雙眼,“您見色起意,慧眼識珠,一早就認定我是中夏不可或缺的老闆娘!”   季之夏:“乖~”   ——   他将好色當雅事,她把牛皮當目标。   古人曾雲:食色性也。季之夏說:“一生隻好一人,流氓亦是情聖。”   現代人說:男人都是大豬蹄子!冉檸一字一字的敲着鍵盤,“如何反抗上司性騷擾?在線等,挺急的!”   此文又名《不好了,總裁他好色!》、《夏日檸檬》、《我和BOSS之間兩三事》……   

  • 笑忘歡顔

    唯、紫汐

    短篇已完結16.28萬

    “我要是你,就一次吃個幾十片,死了算了。”看她因為失眠而服用安眠藥,他勾唇冷漠的笑。 六年同學,四年同桌,名字相似又在一個屋檐下生活。這緣分深的讓他們都難以接受。 對她而言,他冷血無情,理所當然的成為了自己頭号厭煩人物。 對他而言,她自私自利,渾身上下每一處都讓他反感。 她割腕自殺,血染浴缸,他打電話雲淡風輕的說“帶她離開,她弄髒了我的浴室……” 他們的青春是激烈瘋狂的,最後,都被傷的體無完膚。 瀕臨崩潰的邊緣,他們卻還在笑:生,我要你記住我。死,我也要你記住我。

  • 傲嬌學霸之腹黑校草請指教

    鋼鐵豬

    短篇已完結32.78萬

      她是天真爛漫的乖巧女孩,在閨蜜的點醒下走上了強撩校草的不歸路。   他是信息學院公認的男神,自戀,腹黑,總散發着迷人的魅力。   用他的話說,和他走在一起的女生,是會被人扔雞蛋的。   留學的日子裡,她原想着努力學習拿個學位就完事了。想不到一個不經意的玩笑,她闖入了他的生活中,命運巧妙的安排讓他們走到了一起。   這是一個學霸乖乖女撩上腹黑校草并幸福地在一起的甜蜜故事。   她的撩漢套路雖然俗,但憑借锲而不舍的毅力,一步步俘獲校草的心——即便她真的很嫌棄他的王子病。   【傲嬌小劇場】   某天清晨,被電話吵醒的周南清不耐煩地接聽了電話。   “你說什麼?搬宿舍,現在嗎?”   她挂上電話内心隻覺得“完了”,剛換宿舍第二天又要搬回來,這麼多東西該怎麼辦呢?   “喂——”   “宋辰羲…”   “幹嘛?”   “你有空嗎?幫個忙呗,我要換宿舍到樓上…”   “我在吃早餐哎,能别煩我嗎?”   “可是我東西很多,一個人搬不動啊!”   她可憐巴巴的語氣,可對方似乎并沒有心軟。   “我要吃早飯,挂了。”   “喂!”   宋辰羲你這個大壞蛋,居然見死不救?   正當周南清在心裡把這位腹黑校草罵了三十遍,手機再次響了起來。   “開門!”   剛才的傲嬌勁兒去哪了?周南清面露狡黠的笑容。   “就知道你不會不管我。”   【甜寵小劇場】   “宋辰羲,你聽說過‘男友力’三個字’嗎?”   看着一桌子食材,周南清瞧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的男生。   “‘男友力’說的是我嗎?”   對方把眼鏡向上推了推,繼續看着手機。   “你少自戀了!你要想被誇這三個字,就過來幫我切菜。”   “喂,我怎麼也算是個校草級的人物,你居然讓我做飯?”   “不做飯,你今晚就等着餓死吧!”   周南清二話沒說便停下了手上的動作,走到一旁歇息了。   “好好好,我做還不行嗎?”   “可是,你得教我啊。”   宋辰羲嘟囔着,周南清“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剛才還說不做呢?”   “怕你待會兒又吃泡面,笨蛋,一點都不懂愛惜自己!”   他假裝生氣,敲了敲女孩的腦袋,她撅起小嘴表示抗議。   “你怎麼老欺負我啊?”   “周南清,從沒有第二個女生敢對我這樣。”   【腹黑小劇場】   “周南清,有件事找你商量一下?”   “說吧。”   “你不是晚上在機房熬夜嗎?晚上我睡你宿舍吧,白天你再回來。”   “什麼?宋辰羲你把我房間當酒店了?”   “我睡你的房間,這可是你的榮幸,别人求之不得呢!”   周南清隻覺得額頭冒出三根黑線,這家夥完全不把自己當外人啊。   下面推薦一下我的其他文文:   《國民校花:男神甜寵愛》——連載中,校園女神被異國求學的京城少年追到手的故事。   《豪門盛寵之千金歸來》——已完結,傻白甜落魄千金在霸道總裁的指引下一步步複仇成功的勵志故事。

  • 暖冬短篇合集

    涼小途

    短篇已完結3.25萬

      溫靳:“阮甜,你别哭了……”   阮甜:“我……我疼……”   溫靳俯下身,指腹拭幹她眼角的水漬。   “再哭我親你了。”   *   小巷子裡有個瘋女人。   她沒瘋,她隻是愛一個人。   愛了一輩子。   秦初雪:我愛你,願意為了你下地獄。   *   很多年前,青樓裡有個名妓。   她在等書生回。   樓绯:小書生,你真是個騙子。   *   人生很苦,而你是甜的。   幾個小故事。   暖你一冬。   本書又名風花雪月。   (俠客,名妓,聖僧,總會為愛癡狂)   

  • 許小姐,你是我的藥

    如若曦風

    短篇已完結28.65萬

    一場意外,她莫名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每天要做的,就是接受新鮮事物,還有某男時不時的在她面前刷刷存在感。 某天,看着某女懷孕的化驗單。 裴亦是說:“以後不用他家東西了,不靠譜。” 許言弱弱開口:“那個,是我紮破的。” 裴亦是:“……”

  • 徒然上心

    木易牙佳

    短篇已完結22.96萬

      這世上說不清先有人再有命,還是先有命才有人,顧家少爺出生的時候就差人算了一卦,據說此子命帶富貴,可沒什麼老婆命,吓得一家人給他找了一個童養媳,二十年後,這個童養媳卻成了顧家的二小姐管心,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又隐瞞了什麼?歲月流轉,情深依舊,管心在她故事的結尾寫道:如果人的一生隻愛一個人的話,那麼時間變深沉,歲月成遙遠,從此,車馬郵件很慢,書信很遠,日子很長。   

  • 青衫淺影碧空盡

    住橋洞的貓

    短篇已完結19.78萬

      人人都傳,名動京都的琴師寒煙公子江鏡高冷清絕,不近女色。   為何偏偏對顧家南桑傾慕有加?不惜自毀高冷形象,開始了打滾撒嬌求抱抱的戲碼。   究竟是愛情的扭曲?還是風月的淪喪?   【江鏡打滾撒嬌小劇場】   江鏡(撇撇嘴):顧南桑,你就是負心人!   南桑(冷漠臉):哦?   江鏡(委屈):親親抱抱之後,就轉身不理人,不是負心人是什麼?   南桑(扶額):那隻是一個意外,不是親親抱抱。   江鏡(義正言辭):負心人語錄之一:那隻是一個意外。   南桑:現在該如何?   江鏡(得逞的笑):南桑姑娘以為呢?   南桑(搪塞):等眼下的事情忙完,會給公子一個交代的。   江鏡(喜滋滋):好,我等你!